2017年12月18日星期一

支付寶革命:從個人關係到國際關係的影響

支付寶與微信支付正式進軍香港,民間反應兩極。支持的,說出不少獨特應用例子,超越身份、道德範疇,成為一時佳話;反對的,每每無限上綱,不少文章立論嚴重脫離事實,而成為國內用家的笑柄。

雖然普羅大眾關心的,只是掃描二維碼的付款方式與八達通怎樣比較一類問題,但假如我們只着眼於付款形式,卻會忽略科技公司於過去數年對國內社會結構造成的巨大影響。這些科技巨無霸已走出中國,在世界各地建立據點,未來更可能翻天覆地。

多重身份建立與新信用制度

支付寶成立時,只是淘寶的第三方擔保系統,現已發展出基金、保險等業務,與騰訊的微信支付,都成為國內人民衣食住行不可分割的部分。它帶來的改變,首先是人與人、人與社會之間關係的轉變。

自從「網購」興起,每個人在市場上的身份,已不再單純是消費者或商家。由於入場門檻低,基本上任何人只要註冊一個賬號,就可以成為「商戶」,令國內很多人同時具備買家、賣家雙重身份,然後在微博、微信買賣商品。由於國內人口基數極大,「微商」這個群體,便開始出現,從而顛覆了社會消費模式。

國內對「微商」的定義,是指在移動互聯網的空間,借助社交軟件為工具,以人為中心、社交為紐帶的新商業模型。由於微商是生存於社交空間的群體,買賣雙方也不再是完全的陌生人,起碼是微信「朋友」,也可以是親戚、同事、同學等,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不再是單一,而是多重。

新媒體雜誌編輯努德利(Michael Nutley)把這建基於社交媒體空間的市場推廣、販賣商品及服務,稱之為「社群商務」(social commerce);這種商務得益於社交網絡的優勢,如對產品的評價、買賣雙方的互動、商品體驗的分享等而急速壯大。根據《2017年中國微商行業研究報告》顯示,2016年,「微商」人口已達3000萬,隨着中國中產階級在未來10年勢必倍增,幾乎已是家家皆「商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