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2月22日星期四

政治化之外:日本-紐西蘭-台灣地震賑災合作

不久前,台灣花蓮近岸發生六級地震,造成至少17人死亡,然後演變成兩岸和中日的外交角力。北京直接聯絡災民「統戰」,蔡英文探望受災陸客「迎戰」,同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高調賑災,被北京批評為「賑災政治化」、破壞「一中原則」、製造「一中一台」云云。但假如不談政治角度,日本對各地地震的回應,畢竟有悠久傳統,這可從多年前紐西蘭基督城大地震談起。

作為西太平洋島國,紐西蘭同樣居於地震帶,2011年基督城的6.3級地震、2016年南島的7.8級地震,災情都觸目驚心,令這個太平國家出現罕有的大規模傷亡。筆者曾到訪災後的基督城,這個曾幾何時的度假勝地變成滿目瘡夷,印象難忘,當時不少人還是住在臨時房屋,市內的標誌性大教堂搖搖欲墜,破壞嚴重,正籌款等待重建。

日本慣見天災

這種經歷,對全國人口不過400多萬的紐西蘭而言,應付得異常吃力,乃至感到是末日天劫;但對抗震經驗豐富、歷史上有過極大死傷災情的日本而言,卻是司空見慣。

我年前談及「地震政治學」時介紹過,日本在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後,更積極改善、現代化防震技術,並更新整個結構哲學。這除了為保護國民自身安全,也希望把相關技術、經驗作為軟實力輸出海外,以求日本的科技水平、系統處理得到世界認可,同時也宣揚日本是一個「負責任大國」。因此,鄰近最受地震影響的島群,例如菲律賓、紐西蘭、台灣、印尼等,都成了日本「防震外交」的重點對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