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月19日星期四

投資伊朗:下一塊金磚,還是十面埋伏?

在「後制裁時代」的伊朗,不少人相信她有望成為「超級金磚」,中國也把伊朗列為「一帶一路」關鍵點,習近平年初訪問伊朗期間,就簽下不少合作協議。然而,美國新任總統特朗普對伊朗核協議頗為不滿,上台後很可能調整政策,為伊朗經濟起飛帶來新變數,這些我們也曾介紹。那麼對潛在投資者而言,究竟應以什麼態度面對伊朗?
假如是西方投資者,面對銀行的黑名單、美國的政策逆轉,確實有太多不可測性要兼顧。不過,特朗普的態度反而可能有助中國維持,甚至擴大在伊朗的投資布局。

在國際制裁期間,伊朗能源業大量依賴中國資本,但談判現曙光後,伊朗政府就有意分散外資來源,令北京頗為無奈,例如2014年南阿扎德甘(South Azadegan)油田開發項目就與中資無緣。

然而,現在伊朗已大興土木,準備迎接新時代到來,不少項目已落實、訂單已付款,假如美國這時候才改變態度,箭在弦上的伊朗,不得不重新倒向中國、俄羅斯,這卻正是北京的期待。

外資須滿足兩項條件

伊朗引進外資的考量,主要從兩方面出發:投資項目注重長期發展而非短期利潤,引進資本同時要帶來先進技術管理人才。滿足這些前提的外資,可以3種方式進入伊朗市場:

一,與伊朗本地私有或公共部門組建合資企業。通過與外商合資,伊朗企業可彌補在技術管理的缺陷,推出具本地市場需求與出口潛力的產品。外商甚至可以純技術轉移方式參與合資,無須貢獻資本,這方面的誘因尤大。

二,外商通過「Buy-back」方式,投資伊朗本地項目,而以該項目產品作為投資回報。這一方式是伊朗亟需引進資本、而伊斯蘭憲法又不容許出售項目產權的矛盾下,尋找的折衷之道。

三,通過Build-Operate-Transfer (BOT)機制投資。這方式近年在伊朗能源、交通等公共部門興起,對這些項目,外資在前期享受開發和經營特權,在一定時期後,要將所有權益交還給伊朗當局。

與此同時,伊朗革命後,也逐步推出「工業自貿區」和「特別經濟區」吸引外商。目前伊朗共設立了7個工業自貿區、14個特別經濟區,多位於所轄海島、港口城市和沿海省會,伊朗政府為外資在這些園區內的經濟活動提供政策便利,如長達20年的稅收免除、外資全資企業設立許可、減免簽證審批手續、優化商品進出關手續、靈活的僱傭標準和金融服務管理、完善外資權益保護等。中資企業對這些優惠十分關心,因為都是可望可即的。

除了能源、基建,伊朗亦相當重視教育。伊斯蘭革命後,伊朗推行初等教育普及,目前成年人識字率超過90%,15﹣24歲年輕人識字率高達97%,尤其需要指出的是,女性教育程度與男性看齊。有這些成績,因為伊朗政府每年財政預算中,有1/5投放在教育,佔國家經濟總量5%。隨著伊朗與國際社會更接軌,對國際教育的需求只會越來越大,這也是中資企業可以考慮的投資對象。總之,禍兮福之所安,特朗普上台有危有機,對伊朗似乎不是好消息;但對希望進入伊朗市場的華資,卻可能是意外驚喜。

小詞典:伊朗國際學校

目前伊朗有數間質量上乘的國際學校,主要集中在首都德黑蘭,例如Tehran International School (TIS)、Mahdavi International School (SMIS)兩所以英文為授課語言的國際學校,課程都獲IB 認可;又如Pakistan International School & College是唯一獲Cambridge O & A levels認證的國際教育機構。此外,英國與荷蘭駐伊朗大使館合籌辦了The British School,還有法語國際學校Ecole Francaise de Teheran、日語國際學校Tehran Japanese School等,但未有專門教授中文的國際學校出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