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2月24日星期五

斯諾登會被普京送給特朗普嗎?

美國中央情報局(CIA)前副局長莫雷爾(Michael J. Morell)早前對媒體表示,俄羅斯總統普京或可考慮把CIA前僱員斯諾登(Edward Snowden)引渡回美國,作為俄方給特朗普政府的「禮物」。

近日美國全國廣播公司(NBC)引述「俄方消息」,指計劃確實考慮中。不久,特朗普的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(Michael Flynn)即因為與俄方私下接觸而辭職,反映兩國修好的障礙甚多;但即使沒有這發展,若說斯諾登短期內會被移交美國,依然不似是事實。

斯諾登到俄羅斯尋求政治庇護後,一直在莫斯科以「獨立技術顧問」身份生活。美國政府堅稱斯諾登「叛國」,要求俄方把其交還,俄方則多次明言不會按照美國的要求行事。特朗普同樣說斯諾登是美國「叛徒」,應接受美國法律制裁;普京則曾暗示有意在特朗普正式就職後,着手扭轉奧巴馬時代僵持的美俄關係。然而,斯諾登真的已經對俄羅斯毫無價值了嗎?

在技術層面,縱然美俄雙方之間情報戰、間諜戰行之有年,不過俄方諜報人員能夠滲透入美國國家安全局(NSA)這情報核心的,畢竟絕無僅有。斯諾登到來,讓俄羅斯終於有機會近距離接觸美國核心情報人員,儘管他反覆強調沒有向俄方洩露國家機密,但俄方不乏情報刺探高手,只要留得人在,無論通過直接或間接途徑,總有辦法增加對美國情報運作的了解。

在輿論宣傳層面,斯諾登對普京政府的價值更大。普京長期以來,致力在國內外抨擊以美國為代表的自由主義,強調「美式民主」虛偽,從而為自己的威權政府統治提供合法性。還有什麼比斯諾登披露的「棱鏡計劃」,更能反映美國政府的「虛偽」?甚至不必主動宣傳,只要美國繼續聲討斯諾登,俄羅斯就可以繼續成為「美式民主受害人」的樣板,普京就成了人權、自由的保衛者。這種對內輿論宣傳的效果,價值更勝外交層面的情報價值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奧巴馬宣佈赦免洩密情報人員曼寧後一日,俄羅斯就宣佈將斯諾登的居留許可延期至2020年,反而更似是怕斯諾登離開。

不過,斯諾登若無了期居於俄羅斯,也不一定符合俄方利益。從斯諾登的言論不難發現,在公民權利一類話題上,他是十足的理想主義者,即使接受俄羅斯的政治庇護,也公開批評俄羅斯的威權統治模式。當俄羅斯黑客干預美國大選傳聞甚囂塵上時,斯諾登接受美國媒體採訪,直言俄羅斯政府主導的大規模對民眾網絡監察行為「不化算、不必要和富於壓迫性」,嚴重侵犯人權,同時指俄羅斯黑客入侵包括 NSA 在內的美國政府機構、洩露美國情報部門僱員信息,是對美國國家安全的極大威脅。普京並沒有對國內反對派滅聲,類似言論也難不倒普京,但一旦斯諾登住久了,把莫斯科視為新對手,就可能變成麻煩製造者。

最符合各方利益的結局,是他滿了居住年限,自動離開,走到別處,這姿態各方可各取所需地演繹。若普京戲劇性地「移交」斯諾登給美國,別說程序上不容易做到,也會大大損害俄羅斯的國際聲譽:日後還有誰敢到俄羅斯尋求庇護,那些因為逃避美國高稅率而走到俄羅斯的富豪、演員,又會如何想?若失去這些專才,俄羅斯長遠所失,可能更大,這就超越了斯諾登個人範疇的事了。

小詞典:棱鏡計劃

根據斯諾登披露,美國國家安全局自2007年起,實施了一項大規模深度監聽計劃,名為「棱鏡」,包括 Apple、Google 等多家美國互聯網巨頭和通信公司都被要求加入。該計劃監聽的範圍,包括外國政府首腦如德國總理默克爾,亦包括與外國人進行通信的美國公民。計劃並未經過國會立法審批,曝光後才為公眾所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