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9月22日星期五

香港貴客的平行時空:班農與彭定康

過去一星期,先後有兩名重量級前國際政要來到香港,一位是美國總統特朗普的「另類右派國師」班農(Steve Bannon),另一位是末代港督兼英國保守黨元老彭定康。兩人無論是背景、經歷、立場都大相逕庭,但對比下,令人彷彿觸摸到國際關係一些不能言明的什麼。

先說班農,他到香港是出席國際證券公司的投資者論壇,期間有左翼群眾對他示威,而他來港前一度對中國放狠話,說今天的中國就像三十年代的納粹德國;加上「另類右派」如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(Peter Navarro)等人的立場,一向對中國高度批判,令人以為他會對中國開火。

殊不知他在香港的閉門演說頗為和諧,認同中美經貿聯繫緊密,嘉許中國處理這個規模的經濟體手法不俗;又說特朗普高度尊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,結論是只要雙方處理貿易逆差得宜,就能避免貿易戰。

看到上述立場,有評論認為這是班農作為投資銀行家的投機本質,但這是沒有讀懂班農。另類右派基本上都是民族主義者,他們認為中國在限制外國企業跟本國競爭、同時卻利用全球化時代向外擴張,所以主張美國回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