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7日星期三

從特朗普「月球計劃」談起

特朗普政綱中,哪一項最可能落實?每個人的答案都不同,其中一項相對容易的,就是「重返月球」。

那些年,美國太空總署(NASA)的阿波羅計劃(Apollo Program)曾先後6次登月,不過耗資巨大,美國政府、國會不久就對龐大經費很有意見。NASA內部不同科研項目之間,一直爭奪撥款,導致NASA項目以不穩定著稱。在喬治布殊年代,曾希望美國在2020年前後重返月球,NASA為此專門成立了新的登月計劃「Constellation」。然而奧巴馬上台後,卻以「It has been done」為由,把這一計劃擱置,改為致力於處理全球氣候變化,對NASA的撥款也逐漸向地球氣候監測方向傾斜,任內增加了氣候變化研究經費50%,登月則遙遙無期,改為鼓勵私人企業發展「太空旅遊」取代。

特朗普的態度又是180度相反。他認為「氣候變化危機是中國的謊言」,其政策顧問沃克(Bob Walker)批評氣候變化研究是「politicized science」,NASA淪為「只做『政治正確』的氣候監測的機構」,暗示將大幅削減環境監測經費,而把這筆巨款重新投放到太空探索,尤其是登月。沃克本人,即是喬治布殊時代國會Commission on the Future of the US Aerospace Industry主席,他對美國航天事業的熱中有目共睹。此外,美國前眾議院議長、特朗普團隊重量級幕僚金里奇(Newt Gingrich)也是太空探索狂熱分子,曾提出「8年內重返月球」,甚至要在月面建立殖民地,目標是收容13000名居民,還稱這一殖民地可以在月球「建國」云云。

...